资源分享
专注互联网IT技术

曾说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”当事人出狱,30多家网红公司竟争着签他

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,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。”4年多前,手被铐着的周某面对镜头时说的话,点燃了网络。在他入狱服刑后,他竟俨然成为一个传说。

4月18日,周某出狱。关于他出狱的消息,半个多月前就有网友发声、媒体报道了。出狱这天,除了他的家人,还有网红经纪公司等来到了现场,200万签约、综合开发、直播提成、保时捷和玛萨拉蒂跑车的轰鸣声,让现场周某的亲属们有些困惑。

不过,大家都没有见到周某。监狱方面说,考虑到疫情防控,周某已经于当天早上6点半由户籍地司法所接回。

曾说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”当事人出狱,30多家网红公司竟争着签他

↑4年多前,手被铐着的周某说的话点燃网络

关于周某的传说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”点燃网络

柳州监狱监管区在距离社冲乡镇大约一公里外的地方。镇上的小酒店店主告诉记者,这里经常会有刑满释放人员的家属朋友来居住。

和乡镇更近的是监狱办公区。“最近来我们这里问他的,有好几拨了。”4月17日下午,广西柳州监狱大厅里,一位负责接待的警员告诉记者道。警员提到的“他”,是面对镜头说出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,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”男子周某。2015年入狱后,按照判决,他将于2020年4月18日出狱。

自从说过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,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”这句话后,周某引发了网友关注,尽管只是在荧屏上一晃而过,入狱服刑后,周某却俨然成为一个传说。网上,有以他名字命名的贴吧,有属于他的微博、抖音话题,有他的表情包和各种p的海报,有他头像的T恤……

前述民警说,最近来问这位周某的,除了媒体,更多的是做直播和拍抖音的人。记者注意到,一公里外的监管区门口,工作人员也对来询问接人事宜的陌生人格外警觉。对于周某的信息,警员表示不便多说,“说了就是泄密。”

周某4月18日出狱的信息被官方确认后,记者注意到,贴吧、微博上,不少网友在键盘上敲出字,有倒计时的,也有彼此呼唤着要到现场接周某出狱的。

曾说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”当事人出狱,30多家网红公司竟争着签他

↑周某的亲友在监狱外等待商量

没接到周某,兄长:以前每次出狱都是我接的他

上午8点,记者来到柳州监狱监管区门口时,停车场里,已经有广西南宁、广东的外地号牌车辆停在里面。南宁车牌的车里,坐着四五个年轻男子,驾驶座上的男子告诉记者,他是周某的堂哥,“他的亲哥在后面,待会就要到。”他打了个哈欠,“我们来早了。”不多会,另外两辆南宁的车开到了监管区停车场,有大约六七个人从车上下来。

“周某的哥哥、朋友到了。”堂哥介绍。下车后,周某的其中一名兄长拎着新买的衣服,和其他亲友一起径直走向监管区门口。不过,他们并没有接到周某。和门口的狱警沟通后,他们退回了停车场路口;很快,狱警也将警戒线的牌子从监管区门口移到了停车场路口。

“监狱说,今天的释放人员已经在早上6点半全部送走了。我们没有接到通知啊。”周某的一个哥哥蹲在路边,和其他亲友商量着。他们的聊天中提到,周某被户籍地南宁市兴宁区五塘镇司法所的接回去了。这让亲友们有些惘然,接着各自开始打电话确认。

“考虑到疫情防控,最近的释放人员都是这样操作的,由户籍地司法所直接接回当地。”监狱一名民警解释,“他已经不在监狱里了,你们快回去吧。”

周某的家人又等了半个多小时,其中一名兄长和其他亲友先行回老家,“到老家看是不是真回去了。”留下另一名兄长和堂哥,“我们希望等到相关部门的正式确认电话,再回老家。”这位兄长说,前面几次弟弟出狱都是他接的,“不能说这次见不到人吧?”

曾说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”当事人出狱,30多家网红公司竟争着签他

↑柳州一家网红孵化公司,开着跑车来到监狱外

豪车狱外等候,30多家网红、直播公司想签他

一起等候的,还有来自各地的网红经纪公司、直播平台的人。

上午8点过,周某的亲友刚到,便有一名男子靠近询问。“早上6点半已经送走了。”他不时走向周某的两个蹲在路边的兄长,“我们留个联系方式——我们希望能够和他签约,200万,价格还可以谈。”这名男子告诉记者,他是四川成都的一家文化传媒公司,“做网红经纪公司的,主要是影视文化方面。”他们前一天到的柳州,“还有两路同事,一路在南宁,另一路在网上传的另一所他服刑的监狱那里;希望和他签约后综合开发。”

与周某兄长同来的,其实还有两名南宁当地的网红直播公司人员。他们也满怀希望,想与周某签约,进行直播的策划操作。周某的一名兄长与他们聊得很亲近,一度坐上车私聊。“周某很听他这个哥哥的话。”一名公司人员告诉记者。

焦急等待的间隙里,通往监狱监管区的路上响起了轰鸣声。一辆玛萨拉蒂和一辆保时捷敞篷跑车开了进来,车上七八个年轻人注意到周某的兄长后,很快走了过去,用广西话聊起来。

“我们是柳州本地的。”在两辆跑车前方,其中一名男子告诉记者,他们是当地的一个跑车俱乐部,同时也在做网红孵化。“我们希望与周某合作。”他们强调,考虑到周某“不可能打工”,他们提出的是“合作”,“做直播,扭转他的思想,当做老板来做。”

“我们要改造他。”另一名成员说道。他认为周某在监狱里改造得还不够,“要不然怎么进去4次了呢?”

对于传媒商业公司甚至跑车的蜂拥而至,周某的一个兄长表示已经不陌生了。他说,目前为止已经有30多家类似的公司接触过他们家属,甚至还有人开着法拉利、布加迪等跑车到他们村去的,200万、300万的签约价都有人提过,还有一些令他困惑的名词,例如“直播提成”。他直言:“说实话,我们也搞不懂。”

曾说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”当事人出狱,30多家网红公司竟争着签他

↑网友评论

引发争论,网友:有前科的人做直播合适吗

“200万签约,我们做过评估的。”来自四川成都的文化传媒公司工作人员说道。他注意到,此前网上有人模仿周某的脸做直播,“也挣了钱。”但周某做直播也有一些风险,“考虑到周某的实际情况,直播也有可能面临封杀。”

记者注意到,网上有人发帖希望能找到周某;一些网友判断,周某出狱后肯定会做直播——这个话题引起了不小的争论:一个曾因为抢劫、盗窃入狱的人,做直播合适吗?也有网友认为,即使是有前科的人,也有重新开始的权利。也有网友批评称,“三观有问题太明显,除非他就此向善,否则不可能当网红主播”。甚至有人为周某直播出主意:直播带货卖电动车,或者发出正能量的声音,“不要再违法了。”

曾说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”当事人出狱,30多家网红公司竟争着签他

↑网友评论

只是,还有一个问题纠缠着大家:直播也是打工,周某会去吗?

周某其人,兄长称他有头脑,没遇到好人引导

上午10点过,监狱监管区一名工作人员拎着包经过停车场,看到周某的兄长后,很清楚地就说出了周某的信息,“他进来好多次啦。”得知现场等待的还有商业公司的人,他笑了,和他们喊话:“怎么包装都没有用的,不用包装了——听我的没错。”

对弟弟周某,这名兄长说,家里一共6个孩子,“弟弟只上到三年级,下半学期都没有上完。”不过,在他看来,弟弟是很有头脑的人。

“他以前捉蛇、捉青蛙卖,能比别人多出几倍。”他表示,监狱里有图书室,周某会去看书。家人常来看周某,“他精神状态很好,头发短了,胡子还在。”据兄长称,周某知道自己在网上很“红”,“他懂的。”

令他有些惋惜的是,弟弟走上社会后,“没有遇到好人引导他走上正途。”他表示,弟弟虽然回家少,但是每次身上有钱了,回家都要给父母买东西,“很记挂家里的。”

中午11时,接到家里的电话,得知周某确已被接回后,周某的兄长和堂哥也开车离开监狱。记者了解到,周某户籍地的司法所表示,周某出狱后将被重点关注,司法所将为刑满释放人员提供帮教,帮助其更好融入社会。

赞(1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玩味资源博客 » 曾说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”当事人出狱,30多家网红公司竟争着签他
分享到: 更多 (0)


评论 1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 

  1. #1

    只能感叹一声,出狱即巅峰

    阿怪6个月前 (04-20)来自天朝的朋友 谷歌浏览器 Windows 7
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×
联系我们